黄镐

年前我泡了个仔名叫Lure。这当然也是我给他起的名字。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,我现在不看照片想不起他长什么样。我以后应该也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了,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突然想起他了。

Lure很瘦腰很细,脸蛋长得有点抱歉,像是低配版的楼。现在想想他眼睛有点像我高中的时候一个心机婊。个头也不高,不过腿长,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以为他是一米七,然而实际上他是一米六几,我忘了他说多少了,反正没有超过168。

楼我是绝对没机会离他像离Lure这么近的,和楼的极限也就是深夜在他宿舍喝啤酒了。但我和Lure却是从深夜在他家喝啤酒开始的。

我并不是把他当成楼的替代品什么的,我只是打心眼里喜欢人...

“你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吗?爱是陪伴。”就像他有时候陪伴我一样。

“傻。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说不定他很快就玩腻了。

什么,你不是玩玩的?得了,你可以保证你不是在玩,但你不能保证你不会腻。

有人问我,为什么非要一个人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呢,因为可以放心地堕落。为什么要堕落,因为爽。

读书这么差,回去种田吧,可是没有地。谁都可以看不起我,随意在无能的我那惨淡的未来上踩上一脚,让我什么都干不成。

有时候,黑压压的雨云,明晃晃的闪光,轰隆隆,哗啦啦,冲垮山壁,淋湿外面晾的衣服。但不会让我更郁郁寡欢了。有时候,比我好的人,比我不好的人,他们哭了,我温柔地劝慰他们,但我的内心是雀跃的。我喜欢看人哭。

好像在什么地方,...

我发现我太累就喜欢胡思乱想。

望着车窗外的路灯一个一个光斑过去,就想到让我遗憾的楼。楼这个人长得真的很好看,第一次在灯光下看到他,我就像触电一样迷上他了。我以前老是缠着他,跟他表白虽然他每次都拒绝。现在他完全不理我了。

我其实就是一个容易掉价的人。同大多数男人一样,我喜欢一个人,会无节制地对他好,同时也无节制地纠缠他。

可惜的是我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和他发生什么,因为实际上这一两年里我和他独处的时候还算是挺多的。我应该趁他不备,霸道地给他来个法式深吻,但他的口臭让我望而却步。如果楼没有口臭的话,我肯定早就和他睡了。

然后现在回学校了,却也见不到他了,他已经毕业了吧。而且他不理我。他也不会找我。只有旁边工...

你和那个人一样,和WCatfish,不直接拒绝我,非要要绕一个大圈,让我觉得非常心塞,不爽快。你用你虚伪换来你自我满足感。

想想还是觉得自己很脏。肮脏丑陋。

哈。

一想起你就胸闷。这是为什么呢。想哭。啊。哭吧。但很久以前就哭不出来了。

对了,你不会接受我,因为你也一样看不起我的。你觉得我配不上你,对啊,配得上不上你这事虽不好说,我自己的条件是很差的呀。

尴尬。

长得难看,性格也不好。毒舌。无所事事。

但没有不好到极点,因为还是有人要的,不过不是你而已。

痛苦不是失去你,而是自尊受挫。失去了自信心。我一直都是这样的。

我很没自信啊。我有个朋友说,他认识个女生,睡了一次就把他当男朋友,还愿意给他发裸照了。

这是有多没...

我:你干什么去了,一下午都不理我!
——我在读英语。
英语比我重要吗?呜呜呜~
——是!
那你去干英语吧,别来干我!
——好吧。
你不再是我的好时巧克力了,现在你只是德芙!
——???
没有好时我才会买德芙!

第一人称视角:

那天一直到晚上九点四十我才想起他,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,我本来只想玩一会就找他,可是他肯定生气了,他不理我。
聊天和语音他都不理,我想过给他打电话,但是我又想起他屏蔽了我。他一定很不想我给他打电话。上次问他,他先是否认了,后来又说他是没存,大概是没存就屏蔽吧,即使是真的,那也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在意我。
我出去打卡,吃了食堂px小吃的水饺和扁食汤,水饺很好吃,但是扁食有一股异味,我吃了一半才发现。想起前两天吃坏肚子那么难受,我只想把刚才吃的全部吐掉。
我本想找个偏僻的地方吐,但是到处都没有人,我胆子太小了,只好回了宿舍吐。吐了一部分,就吐不出来了,我就用手指去戳,又吐出了一些,还...

是啊,我就是这样,看不起别人,看不起世界。
尽管我一直不懂,为什么别人给我的,我都好好珍惜,好好感恩,而我给别人的,他们不是扔掉,就是转手,反正一副不想要的样子。
也许是我太热情,太宽容。
他们觉得我是倒贴吧。
但是,我还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。
我还是那样,看不起别人,看不起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您的话仍然在我的耳边回响,震耳欲聋。您问我为什么欺骗您,您问我为什么这么对待您,我只是笑。您觉得我是在嘲笑您,其实不是。您知道吗,其实在想哭到极点的时候,也是会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是我对不起您。今天下午,您来找我,您说您考虑了好久,终于还是决定接受我。您说您还是想和我在一起,无法想象和别人恋爱。我甚至可以听到电话的那边,您小声抽泣的声音。...


回忆。

回忆真是神奇的东西。

我从来没有回忆起我的前任。

发生了什么,

做了什么,

开心,

不开心。

可是你们会。

不管是BufNedaw,

还是WCatfish。


你们,

说我吧。

没有人心,

却懂得对人好。

中二的想法也好,

装逼的设定也罢。

或者说是幼稚地自我陶醉,

感觉自己与众不同吗?

忘记过去却是真的,

无情无义却是真的。


BufNedaw,

我对于你来说,

就像走音的八音盒。

虽然还是可以演奏音乐,

但是已经不同了。


BufNedaw,

我还想最后再叫一次你的名字,

安慰你说,

你在我心中仍然是不可替代的。

WCatfish,

学姐。

我和他,

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
他喜欢做,

我讨厌。


他不喜欢我,

我喜欢他。


他的身体很结实,

但和他的第一次是非常糟糕的。

而且我确信不会有第二次,

虽然我挺想要的。

我和他唯一的共同点:


他是人渣,

我也是人渣。


他说如果没上我,

那可真是人生污点。

我想如果我喜欢上他,

那才真是人生污点。

但人的感情是不可控的,

我也无法因为任何原因不喜欢。


他因此避开了一个人生污点,

我因此增加了一个人生污点。

但我不想和他纠结,

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失去了BufNedaw。

1 / 2

黄镐

我想要一个梦的世界抑或是一个世界的梦。

© 黄镐 | Powered by LOFTER